• 正義何以被扭曲?法律人「信念與實踐的距離」!等13則新聞!2021-04-08
  • (一).正義何以被扭曲?法律人「信念與實踐的距離」!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聯合報新聞網吳忻穎 08 Apr, 2021)

            吳忻穎 

     

        臺灣大學法律研究所博士生,曾任澎湖、新北地檢署檢察官共計3年9月,具有刑

    偵查、公訴與執行實務經驗。主張法學理論應作為實務的指引;實務工作應以實踐

    論為目標。不能實踐的不叫理想,而叫幻想;法學不是幻想,而是應用的社會科學,

    思想的核心是幫助人們互相尊重而共同尋求幸福。而司法實務工作者的任務便是窮盡

    一切力量去實踐最初習法時那個發光發熱的理想。

     

        拙作《扭曲的正義:檢察官面對的殘酷真相,走向崩潰的檢警與媒體》在3月初出

    版以來,受到各界先進的關注並提出實務經驗的分享與反思。頃聞法律與傳播學院的

    幾位教授不約而同地與學弟妹們在課堂、課後或臉書分享與探討「理論與實務的距

    離」,此外亦有不少媒體朋友關注這本書中所提到的問題,透過出版公司與我聯繫。

        對於書中所描述的實務現場,不同立場者各有不同的解讀角度。值得注意的是,

    不論是學者或實務工作者,抑或是媒體人,不約而同都聚焦在刑事司法與媒體的

    「理論和實務對照」方面,但切入角度有所不同。本文乃從各界與我交流的意見,

    來進一步延伸探討信念與實踐的距離。

        正義何以被扭曲?不是因為學校沒教近來司法機關人員的風紀問題引發媒體與輿論

    關注,有論者將目前司法的問題簡化的歸結於「個人」因素,因此對於「法律人倫理」

    的加強途徑,往往只想得到「考試」。然而,「法律倫理」其實是法律系大學生都會

    修習的科目,此外,在法學教育中,對於人權與公益的關懷,都是法律人養成教育中

    最基本的一環,人人都可以信手捻來一篇大道理。

        正如我在燦爛時光會客室第306集與管中祥教授談話時,談到學校教育和實務倫理

    之間的落差,正如警察學校不可能教學生為了績效而違法、傳播學院不可能教學生為

    了獨家與點閱率而與公務體系相互為用或為不實報導,法律學院也不可能教育學生為

    了升官而跟風作秀、不擇手段。

        實務上的各種荒腔走板現象,往往不是學校沒教,而是在人們進入實務工作後,在

    人性慾望下所「產生」出來的理論之外的產物。

        在學術殿堂之上、試卷報告之中,人們永遠可以侃侃而談發光發熱的道理;但進入

    社會的染缸,沾上體系的醬缸之氣後,能不能實踐理論,又是另一回事。說穿了,不

    是不懂道理,而是對於許多人而言,在個人利益與職涯前途的考量下,「知行合一」

    好像變得很難。

        所以我在《扭曲的正義》後記中寫道:我在進入司法官學院前的學生生涯時,和多

    數法律學院研究生一樣,意氣風發的批判實務見解,例如批評最高法院決議與某些判

    決僵化的見解、批評實務上證據排除法則一面倒的傾向檢警、批評實務見解沒有照顧

    到人權公約、批評刑事程序僵化而缺少人性關懷……這些我過去曾經在課堂上和同學

    們同聲一氣的批評,想必現在正在法學院上課的學弟妹們都不陌生。

        然而,身為學生的我們,在批評的過程中忽略了一件事。那些我們批判的「實務見

    解」是誰生出來的?不就是那些跟我們一樣,當年曾經意氣風發坐在教室裡高談闊論,

    倡議法律理論與理想的學長姊嗎?為什麼他們進入體制後,會變成那種被我們批判的

    樣子?

             理論與實務的距離,還是由「人」來決定

        這本書所提及的內容包含偵查體系、媒體與整個社會「速食」、「鍵盤」亂象,不

    同立場者各有不同的解讀角度,不論是看到問題重點而思考如何改變的人們,或是覺

    得「體系尊嚴」遭到破壞的反彈,都幫我補足這本書「未完成的課題」。我在後記中

    也寫道:我沒有辦法寫出真正在體系裡載浮載沉乃至陷於痴狂的困境感受,也沒辦法

    寫出痴狂過後清醒的體悟,或許,這要留給他者——在這本書問世後,激起不同人的

    各種五味雜陳反應——來補足。

          事實上,司法實務的經驗,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。

        我的指導教授在我拿到碩士學位前夕——20歲出頭的那個年紀——告訴我「要進入

    體制、了解體制,才有資格批判體制」,我也還真的用將近六年的青春(兩年司法官

    訓練加上三年九月的檢察官)進入體制,《扭曲的正義》這本書是個人在檢察體系中

    爬梳出來的一些心得。

        而我在三年九月的檢察官生涯所觀察到的體系現象,事實上是體系內數十年來如一

    日的鐵板一塊、甚至越形惡化的環境。我在《扭曲的正義》中談到檢方「升官圖」的

    問題,但事實上,也不是所有的檢察官都自甘汲汲營營於權力洪流之中。

        幾位和我相差10、20幾期的資深學長姊,也時常與我討論到他們將青春歲月投擲在

    檢察體系所得到的體悟,也正是我所觀察到的職場殘酷真相,及走向崩潰的檢警及媒

    體關係,有學長姊「早已了然」因此斷了升官的念想,一生陽春但也於心無愧。

        放眼望去,學姊的同學與後輩都已升上主任、高檢署或是更高的官位,看似飛黃騰

    達、風光無限,但在官場的算計之中,他們擁有權力卻也為權力所苦,戰戰兢兢而不

    如那些看透一切而始終留在基層踏實辦案的瀟灑自由。亦有新生代檢察官的同學有感

    而發:「這些年來的成長,除了讓自己變成更加外圓內方以外,更體會到無論如何,

    該守住的程序、原則、價值,就是不能退讓。」

        由這些反響或許隱約可見,在檢察官生涯之中,不同的人生態度,決定了不同的高

    度。而這個高度,不是以權力、薪水、階層來區分,而是在人的一生走到終點之後,

    歷史會蓋棺論定。

        我在檢察實務體系打滾一圈後的真實感想是——人在體制中都是會變的。知道理論

    是一回事,但能不能實踐又是一回事。「體制/文化」與「人」之間的問題糾結難解。

    人創造了體制與文化,但體制與文化卻又如影隨形的影響著我們,背後在於人性本有

    貪欲的弱點。我們只能希望,越來越多的人能夠看破權力遊戲背後的迷霧,體悟到人

    的生命有限,權位與財富終究帶不走,並思考生而為人的價值,堅持不忘初心。

        人創造了體制與文化,但體制與文化卻又如影隨形的影響著我們,背後在於人性本

    有貪欲的弱點。

             我描寫的「檢察實務現場」會「嚇退」學弟妹?

        幾位學長姊和同學告訴我,書中提到「辭職治百病」這句話,儼然成為圈內人的俏

    皮話。也有學者和媒體界的朋友問我,書中所提出的現象,會不會「嚇退」法律系學

    生,讓學弟妹對於檢察官工作卻步?

        解決問題、改革體制的第一步,是發現問題並且勇於面對。體系中的問題沉痾已久。

    難道閉起眼、遮住耳、封起嘴,問題就能自動解決?難道我們要為了維護「體系尊

    嚴」,不點出問題?難道不讓年輕法律人了解現實問題,要求在職的年輕世代司法人

    承擔下前人造的業,還只能「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」?

        過去在體系內幾十年來始終如一的各種光怪陸離的問題,之所以越來越惡化,就是

    因為體系中人的「諱莫如深」,除了擔心說出來會導致職涯上有不利後果以外,更大

    的因素是「去個人化」的把自己和體系融為一體。

        如同我在這本書後記中對於體系中人心態的剖析「把自己當成體系的工具,對於發

    生的現實採取既承認但又否認的態度,迷亂而不知何所從,見山不是山、見水不是

    水」,濫用「檢察尊嚴」、「警察尊嚴」、「第四權的尊嚴」的概念,誤以為相挺到

    底、連違法與跨越倫理界線都要「挺」,就是尊嚴。

        久而久之,陷入醬缸之中,再也不覺得自己錯在哪了,又或者良知知道自己錯了,

    但「大家都這樣」、「都是體制造成的」為自己的違法或不當行為找理由,久而久之,

    變成了集體沉淪的惡性循環。

    我在書序中明言:「這本書只是一扇引領讀者進入司法議題的門,試著指出問題,並

    希望大家讀完後,能試著以深入思辨的角度,看所有與刑事司法有關的時事。」同為

    法律人,如果要說這本書對於法律系學弟妹有什麼作用,我認為王皇玉教授在推薦序

    中所提到的「對於想要矢志考取司法官的法律莘莘學子來說,這本書可以讓你的理想

    變得更實際一點」才是最適合的切入角度。

        觀察近年來的司改議題,為什麼好像永遠沒有辦法治本,反而「越改問題越大」?

    而且每每提出改革方案,卻老是動輒得咎,引來各界的不滿?除了某些政治人物試圖

    利用司改來轉移施政不力的焦點外,還有很大的因素是「理想很豐滿,但現實很骨

    感」。

        沒有實務經驗(或是漠視實務資源貧瘠)、背後閃爍著無限光芒的聖人們,站在道

    德的制高點,思考著充滿理想的康莊大道,引經據典地說外國如何如何,卻不見理想

    家們仔細研究我國與外國在資源與實踐細節上的差異。

        但另一方面,在案牘勞形中憔悴的第一線實務工作者,所有的理想都已經被現實消

    磨殆盡,不再有力氣思考改變,只想著現實中的困境,想要快速解決手上的大量案件

    數,面對外界的質疑時,動輒放大絕「你們沒有在第一線,不懂實務」來抗拒省思與

    批評。卻不去思考,實務「向來如此」的作法是否已經背棄了法律與理論的精神;也

    不再捫心自問,如果是當年那個在校園裡意氣風發的自己,會怎麼面對問題?

           進入體制、了解體制,才能切中要害

        法律作為一門應用的社會科學,其理論應該在實務上實現,偏偏理論與實務者的出

    發角度不同、理想與現實判若雲泥,在實踐上必然出很大的問題。於是,憑空產生與

    實務脫節的各項「創意指標」,或是外國新制度引入我國後渡淮成枳,通通淪為表面

    功夫的作秀,造成實務現場的災難,甚至把被告/人民當成白老鼠。

        所以我固然在書中以及鳴人堂專欄為文談論「辭職治百病」,但其實不後悔耗費幾

    年的青春走入檢察實務的現場,雖然經歷過痛苦、矛盾與糾結,但是我相信所有的痛

    苦中都有美好,會轉化成為一個人不可或缺的經驗。如果要問我個人想法,我反而會

    建議有志批判體制、進行司法改革的法律人,也應該要投身進入體制,了解體制。如

    果能夠以清明的心境來觀察實務中的現象,才能真真切切的發現體制中的痛點,進行

    切中要害的批判與改革。

        一個腐味已深的體制,不是單憑覺醒的人一己之力就能在體制內完成改革大業;但

    也不是只憑體系外部人喊打喊殺的揮舞改革大旗,卻不見切中重點的「務實改革」,

    就能根本治癒病灶。重點在於,我們是否願意坦率的認清現實,勇敢的面對問題,走

    出權力慾望的迷霧,並共同務實的解決問題。

        我反而會建議有志批判體制、進行司法改革的法律人,也應該要投身進入體制,

    了解體制。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法律評論.檢察官.司法改革.吳忻穎)

    >資訊來源如下揭網址(點入網址;即出現原文字暨照片!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5373545

     

    (二)檢仔聊齋(一). 篇 至 (十四). 

     

          吳忻穎

        臺灣大學法律研究所博士生,曾任澎湖、新北地檢署檢察官共計3年9月,

    具有刑事偵查、公訴與執行實務經驗。主張法學理論應作為實務的指引;

    實務工作應以實踐理論為目標。

        不能實踐的不叫理想,而叫幻想;法學不是幻想,而是應用的社會科學,

    思想的核心是幫助人們互相尊重而共同尋求幸福。而司法實務工作者的

    任務便是窮盡一切力量去實踐最初習法時那個發光發熱的理想。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   請點入下揭網址瀏覽>

     

    檢仔聊齋(一):升官文化下,荒腔走板的檢警關係 !

         (聯合報新聞網【鳴人堂】吳忻穎26 Jun, 2019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3893766?from=udn-referralnews_ch1008artbottom

    檢仔聊齋(二):警界扭曲的專案績效,讓精緻偵查空洞化」!    

          (聯合報新聞網鳴人堂】吳忻穎22 Jul, 2019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3944145?from=udn-referralnews_ch1008artbottom

    檢仔聊齋(三):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檢察體系 !

         (聯合報新聞網鳴人堂吳忻穎17 Sep, 2019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4050403

    檢仔聊齋(四):失靈的行政,癱瘓的檢察業務 !

         (聯合報新聞網鳴人堂】吳忻穎18 Oct, 2019 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4112134

    檢仔聊齋(五):檢察體系升官路上的「宮鬥」戲碼 !

            (聯合報新聞網鳴人堂】吳忻穎 06 Nov, 2019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4145773

    檢仔聊齋(六):拋棄法律專業,載歌載舞的檢察「秀場」!

            (聯合報新聞網鳴人堂吳忻穎13 Nov,2019  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4162295

    檢仔聊齋(七):德不配位的檢察體系「綿羊軍頭」!

           (聯合報新聞網鳴人堂】吳忻穎 12 Dec, 2019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4222023

    檢仔聊齋(八):失能又熱愛作秀的檢察行政高層 !

          (聯合報新聞網鳴人堂】吳忻穎 26 Dec, 2019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4250878

    檢仔聊齋(九):檢警一家親?檢察官指揮督導權「被架空」的危機 !

           (聯合報新聞網鳴人堂吳忻穎10 Mar,2020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4400975

    檢仔聊齋(十):防疫刷存在?被權力宰制的檢察指令與偵查作為 !

          (聯合報新聞網鳴人堂吳忻穎25 Mar, 2020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4442180

    檢仔聊齋(十一):重偵查、輕執行?檢察機關的業務失衡現象!        

          (聯合報新聞網鳴人堂吳忻穎 22 Apr, 2020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4508161

    檢仔聊齋(十二):「老派衝組」若不倒,檢察體系不會好?

            (聯合報新聞網「鳴人堂」吳忻穎 02 Jun, 2020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4607488?from=udn-referralnews_ch1008artbottom

    檢仔聊齋(十三):進一步退兩步?檢察體系改革的「復辟」勢力!

            (聯合報新聞網「鳴人堂」吳忻穎 26 Aug, 2020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4812004?from=udn-referralnews_ch1008artbottom

    檢仔聊齋(十四):血統純正才優秀?士檢長「精英論」的體系

    沉痾!    (聯合報新聞網「鳴人堂吳忻穎 13 Oct, 2020)

   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26/4929539

        【說明:上揭14篇學界暨實務界之文章:轉載媒體報導供參>不代表本會立場】

     

    (三).【交保變羈押】從王令麟到李義祥;花蓮檢察長俞秀端辦案不手軟!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(上報快訊 2021年04月06日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