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綠島監獄 收容人對行刑累進處條例事件,不服管理措拖,經申訴後提行政訴訟之台東地院行政訴訟庭2019.02.21判決文供參:2019-03-07
  • 原告綠島監獄收容人對行刑累進處遇條例事件,原告不服被告(綠島監獄)之監所管理措施,經申訴後,向臺東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,提起行政訴訟,民國108年2月21日判決 如下;爰以「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!」特轉貼供各矯正機關及矯正工作同仁卓參:

     

   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 裁判書 -- 行政類

    【裁判字號】 106,,18

    【裁判日期】 1080221

    【裁判案由】 行刑累進處遇條例

    【裁判全文】      

   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判決106年度簡字第18號

    原告:謝清彥現於法務部矯正署臺東監獄

    被告:法務部矯正署綠島監獄

    代表人:莊國勝

     

    上列當事人間行刑累進處遇條例事件,原告不服被告之監所管理措施,經申訴後,提起行政訴訟,本院判決如下:

     

    主文:確認被告命原告唱軍歌、答數、向後跳、向左右轉之管理措施違法。

          確認被告否准原告向行政院衛生福利部、中央研究院提出陳情書信

          之管理措施違法。

          原告其餘之訴駁回。

          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五分之一,餘由原告負擔。

     

    事實及理由:

     

    程序事項:司法院釋字第755號解釋宣告監獄行刑法第6條 及同法施行細則第5條第1項第7款之規定,不許受刑人就監 獄處分或其他管理措施向法院請求救濟之部分牴觸憲法,並 宣告「修法完成前,受刑人就監獄處分或其他管理措施,認逾越達成監獄行刑目的所必要之範圍,而不法侵害其憲法所保障之基本權利且非顯屬輕微時,經依法向監督機關提起申訴而不服其決定者,得於申訴決定書送達後30日之不變期間 內,逕向監獄所在地之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起訴,請求救濟 其案件之審理準用行政訴訟法簡易訴訟程序之規定,並得不經言詞辯論。」原告針對後述「非顯屬輕微之權利侵害之管理措施,本於司法院釋字第755號解釋提起本件行政訴 訟,本院依解釋意旨,準用行政訴訟法簡易訴訟程序之規定 ,並得不經言詞辯論。湯德宗大法官釋字第755號部分協同 意見書(陳碧玉大法官加入)指出「本解釋與同日公布的釋 字第756號解釋,分別從程序及實體兩方面,正式宣告『特 別權力關係』理論在我國從此走入歷史!本(釋字第755) 號解釋讓陽光得以射入『特別權力關係』最後一個陰暗的角落--監獄,開啟了受刑人司法救濟的大門。」現行法制,已 終止監所管理措施之「特別權力關係」性質,得由法院對之 進行實質審查。原告雖提起數量龐大之訴訟事件,然而,原告對於監所提起之申訴,部分業已經由法務部於核復程序 中變更監所之管理措施,據本股受理之案件中,整理資料如 附件所示。顯示原告雖有意大量提起申訴及訴訟事件,但所 提起之救濟事件中,並非全部均屬「濫訴」,部分仍涉及「 該管理措施所沿襲之舊例,置於法院視野之審查,是否在現 行法制中具有正當之基礎,執行法規是否逾越一般法律原則 而濫用其裁量權限」之爭議,而待法院審查。原告未使用 準確之用語,依本院公文詢問原告之結果(卷第37、46頁),足認定原告係以法務部矯正署綠島監獄為被告,對於卷內對於被告監所之申訴案件評議結果通知書(卷第7至19頁)所載管理措施不服,依司法院釋字第755號解釋提起訴訟,請求確認該管理措施違法。本院給與被告答辯機會後,判決 如後。

     

    事實概要:原告於被告監所執行有期徒刑,被告對於原告之管理措施中,關於:否准原告寄信予家屬、未參加作業以致 作業分數為0分、強制保管原告之寢具、剝奪原告運動權利,在運動時間命原告唱軍歌、答數、向後跳、向左右轉等行為、未讓原告向行政院衛生福利部、中央研究院、家扶中心、堉舜文化公司陳情等項目,原告認為違法,經申訴未果,提起本件訴訟。

     

    原告主張:被告上開管理措施,侵害原告之訴訟權、陳情權 益、累進處遇之分數;唱軍歌、答數、向後跳、向左右轉等 管理措施,剝奪原告自由活動之權益,聲明:確認上開管理 措施違法。

     

    被告則以:原告係第四級受刑人,依行刑累進處遇條例第54  、56條規定,僅得每星期與家屬通信1次,原告或對非家屬 寄信、或超過每週1次,故被告否准其通信;原告為隔離犯 ,未參與作業,故無作業分數;被告依「監獄行刑法施行細則」第83條保管原告寢具,乃係合法;要求被告唱軍歌、答 數、向後跳、向左右轉等,係以基本禮儀,培養遵守紀律之 觀念,為監獄管理之必要,原告另有其他活動時間30分鐘,無剝奪其權益;原告寄予行政院衛生福利部、中央研究院之信件,內容均與陳情無關,而家扶中心、堉舜文化公司非屬 行政機關,亦與原告無訴訟關係,上開信件均屬一般信件,故原告依其累進處遇之分級,無法寄送。

     

    聲明:原告之訴駁回。

     

    本院之判斷:

    關於寄送信件:「第四級受刑人,得准其與親屬接見及發受書信。」「各級受刑人接見及寄發書信次數如左:一、第四級受刑人每星期一次。」為累進處遇條例第54條 、第56條第1款規定。故被告依上開規定,否准原告與非家屬(包含非家屬、非行政機關之家扶中心、堉舜文化公司)通信,並限制原告與家屬通信之次數,乃有法律依據,而為合法。

     

    關於陳情: 司法院釋字第756號解釋指出「監獄行刑法 施行細則第82條第1款、第2款及第7款規定:『本法第66 條所稱妨害監獄紀律之虞,指書信內容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:一、顯為虛偽不實、誘騙、侮辱或恐嚇之不當陳述,使他人有受騙、造成心理壓力或不安之虞。二、對受刑 人矯正處遇公平、適切實施,有妨礙之虞。……七、違反 第18條第1項第1款至第4款及第6款、第7款、第9款受刑人 入監應遵守事項之虞。』其中第1款部分,如受刑人發送書信予不具受刑人身分之相對人,以及第7款所引同細則第18條第1項各款之規定,均未必與監獄紀律之維護有關 。其與監獄紀律之維護無關部分,逾越母法之授權,與憲 法第23條法律保留原則之意旨不符。」「監獄行刑法施行 細則第81條第3項規定:『受刑人撰寫之文稿,如題意正 確且無礙監獄紀律及信譽者,得准許投寄報章雜誌。』違 反憲法第23條之法律保留原則。另其中題意正確及監獄信 譽部分,均尚難謂係重要公益,與憲法第11條保障表現自由之意旨不符。其中無礙監獄紀律部分,未慮及是否有限制較小之其他手段可資運用,就此範圍內,亦與憲法第11條保障表現自由之意旨不符。」肯認監所受刑人以寄發 信件所為之表現自由,仍受相當程度之憲法保障。參考法 務部矯正署102年9月13日法矯署安字第10204004330號函 內容「說明二:收容人如有民事刑事或行政法上權利受 侵害,本可依循民事、刑事或行政程序救濟,收容人寄發 涉及機關內人員管教不當之陳情或檢舉性質之書信,當為 其法律上之權利,各機關不得以安全檢查為由,而積壓或 扣留收容人之書信。此外,各機關不得僅據前揭權責機關之不受理決定、不起訴書或無罪判決等資料,遽以辦理收 容人違規,而應審辨收容人係以法律途徑尋求救濟,抑或 以誣控、濫告之手段,達報復、威脅或對抗管教之目的,再參酌平日對收容人之具體性行考核而審慎判斷,以減少違規處理不當之爭議。」(引用自黃大法官昭元釋字第75 6號部分協同部分不同意見書)顯示法務部矯正署本即肯 認受刑人得以行政程序法提出陳情或檢舉之書信。 「人民對於行政興革之建議、行政法令之查詢、行政違失之舉發或行政上權益之維護,得向主管機關陳情。」為行政程 序法第168條規定,明確規範人民提出陳情之法律上權利。則本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