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警政學者致矯正人員的話~葉毓蘭教授2015-02-25
  • 警政學者致:監所牆裡的沉默戰警們………………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~葉毓蘭教授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    你們一向是安靜的單位,沉默的部隊!!

    監獄雖超收嚴重,但礙於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法後,戒護人員的員額請增更

    加不易。


    錢鍾書在《圍城》把婚姻比喻成「圍牆」,外面的想衝進去,牆裡的想衝出

    來。過去幾年三不五時就會發生一些刑案,歹徒被逮時招認的犯案動機令人

    傻眼:「工作難找,想進去吃免費的牢飯!」上周高雄大寮監獄的六名受刑

    人,因為刑期太長、假釋無望,而監獄中的日子就難過,每個月的工資連衛

    生紙、內衣褲都買不起,要靠家人接濟,他們選擇在越獄不成後飲彈自盡,

    結束了他們口裡看不到希望,也沒有尊嚴的獄中歲月。


    就像錢鍾書筆下的《圍城》,不管站在牆裡或牆外,永遠都有滿腹疑惑,兩

    頭都在擺盪,衝進去了,就被生存的種種煩愁包圍。


    六名受刑人在自戕前透過矯正署長唸出的五點訴求,雖經媒體大幅報導,但

    是輿論歧異甚大,同情這些受刑人、為六條人命扼腕的固然不少,但認為他

    們罪有應得,這些犯罪人沒有資格談希望、講尊嚴的也大有人在。


    當然,牆裡的世界自成體系,牆外的我們很難一窺究竟,但是牆裡牆外並非

    完全絕緣,他們的訴求反映出的問題,如果不能盡速解決,也為台灣埋下多

    枚的不定時炸彈,牆內的問題不會永遠停留在牆內,也有可能溢出牆外來。

    正如同在高雄大寮監獄六名囚犯在挾持人質、搶奪十枝長短槍與三百發子彈

    後,最先嘗試的事是企圖從側門越獄,如果不是高雄市員警的積極回應、有

    效壓制,這群擁有強大武力得越獄重刑犯勢將使台灣進入無邊的恐懼之中。


    相較於逐年增加且刑期越來越長的收容人,矯正機關的戒護人力嚴重不足,

    目前實際執行戒護的人員只有4649人,因編制不足,戒護人力未獲合理配

    置,無法採二至三人搭配執勤,僅得採高危險、高壓力之單人執勤方式,面

    對監所裡越來越多的『重刑累、再犯或頑劣、幫派份子』等特殊收容人,單

    人執勤方式之管理更加危險,不但精神壓力沉重,生命亦時刻受到威脅,而

    戒護人員的《專業加給》在1984年比照警察最低標準後迄未能調整;


    而雖然各矯正機關戒護人員超時加班情形嚴重,但加班費又受限於需以民

    90年度實支數之8成編列,無法增加,完全無視於民國95年刑法修正後的

    收容人重刑化、長刑期化的趨勢,在人力及待遇目前仍無法獲得改善情形

    下,基層戒護人員士氣低落,即使在經濟不景氣中,戒護人員仍紛紛求去,

    過去幾年的離職率分別為:

    1003.44%1014.69%1024.74%1034.01%


    牆外的社會大眾可能不清楚,監獄雖然超收嚴重,但礙於中央政府機關總員

    額法後,戒護人員的員額請增更加不易;復以矯正署隸屬於法務部,但卻是

    部內最被邊緣化與矮化的機關,一如警察在行政體系中低落的地位一般。


    為因應刑法修正,行政院曾在2006年起分三年增加法務部1000名員額,但是

    增加的員額,一半撥給檢察機關,另外一半分給其他所有的機關。廉政署成

    立之後,從業務性質觀之,理論上應由相近的調查局移撥人力,但是受影響

    的還是矯正署,在檢察獨大的法務系統中,矯正署的困境遲遲未獲重視,更

    常成為政治角力下的犧牲者,繼續要人沒人、要錢沒錢。


    這幾年來在廢死聯盟的奔走下,許多法官已經認同此一理念,在司法實務上

    幾乎鮮有判死者,於是犯罪者有恃無恐,卻忽略了2006年刑法修法通過《三

    振法案與一罪一罰》,首當其衝者就是的立刻面臨人滿為患,而第一線矯治

    人員又嚴重短缺的監所。這些假釋無望的重刑犯,成為矯正工作不定時的炸

    彈,政府又缺乏配套措施,例如,美國在通過三振法案後,斥資建築超高度

    安全管理的監獄,專門收終身監禁的受刑人,台灣不僅不願意花錢去蓋高度

    安全管理的監獄,連獄政管理應該配備的人力與設備也吝於投資,讓矯正機

    關的戒護人員獨自面對『長期犯、無期犯、與三振刑犯人』面對沒有明天的

    焦躁囚情,他們不但要受到外界人權團體的批評,又要默默的接受風險,他

    們是牆裡的沉默戰警,政府再不改善戒護人力、設備、經費的合理化,恐怕

    沉默戰警們也會頹然倒下!


    你們是司法的最後一道防線,沒有你們………………司法永遠也獨缺一角!!

    我們知道你們的無奈,但只能寄望政府能多加重視獄政和人員待遇,而非只

    是一昧嘩眾取寵的單方注意受刑人的人權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我們社會大眾需要你們,向你們致上敬意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