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韓國反權威究責,台灣卻在崇拜貪汙犯2015-01-12
  • 韓國反權威究責,

     

    台灣卻在崇拜貪汙犯

    2015-01-12 02:10:58 聯合報 社論

    韓國「大韓航空」社長之女趙顯娥在搭自家飛機時,只因空服員未依規定程序發放堅果,便勃然大怒要求座艙長下跪道歉,並下令機長將飛機掉頭,把座艙長趕下飛機。韓航家族的霸道引起國際側目,趙顯娥的任性更引發韓國民意的一片沸騰,韓國檢方已依「強迫罪」等四項罪名將她起訴。

    事件發生後,韓航社長趙亮鎬親自出面為自己女兒的不當行為向社會大眾道歉,並承諾改變韓航深具階級意識的企業文化,同時也宣布免除趙顯娥之副社長職位。然而,這仍無法平息眾怒,最後政府組成特別調查小組,命令大韓航空暫時停飛,相關幹部也被勒令禁止出境,當事人趙顯娥更被檢方以「違反航空法」及「侵犯人權罪」予以羈押起訴,這才止息了民怨。韓國人黑白分明,究責到底的精神,可見一斑。

    韓國經濟一向以大企業為發展主體,前三十大企業幾乎壟斷所有的產業,因此有人戲稱:韓國人從出生到死亡只需用一種品牌。長期以來,政府視大企業為天之驕子,韓國民眾對於大企業更是敢怒而不敢言,大企業彷彿是另一種政治「聖域」。大韓航空是韓國最大航空公司,也是韓國年輕人夢寐以求所想要進入的大企業,但當韓航出現職場的不公平對待時,韓國民眾勇於站出來為弱者發聲,打破這家企業封閉的階級文化。這種推倒威權高牆的勇氣,令人讚嘆。

    由於歷史背景使然,韓國人一向具有雙重的民族性格。它一方面階級分明、服膺威權,這是儒家文化的體現;在另一方面,他們黑白分明、追究到底,這是遊牧民族的外顯。因此,我們可以看到韓國人極度服從長者,對於有權勢者往往表現高度的崇拜,人們也常常為了追求成功而不擇手段。在另一方面,我們也可以看到韓國人在爭取自身權益時的激烈抗爭,不斷地窮追猛打,展現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氣魄。在這種矛盾性格的驅使下,韓國人顯得既溫文而又剽悍,既熱情而又頑固。

    韓國人推倒威權的高牆,早有前例。廿年前,韓國政府便以貪汙及私吞政治獻金的罪名,把全斗煥及盧泰愚兩位前總統送進了監牢。全斗煥當年是韓國軍事威權的象徵,而盧泰愚更是韓國民主化的推手;但他們利用韓國人對於威權的高度崇拜,以地緣、血緣及政商人脈來建構與大企業之間的龐大利益輸送和政商網絡,形成所謂「裙帶資本主義」(crony capitalism);但最後終於引發強烈民怨,群眾以一波波示威拉下了這些政治「神主牌」。

    在全斗煥、盧泰愚被金大中總統特赦多年之後,韓國政府仍然不斷追討他們的不法所得。韓國國會更於二○一三年通過「政治人物不法所得沒收特例法」,延長追討公務人員不法所得的時效,並將追徵範圍擴大為其直系親屬,以防止貪瀆者將財產轉移到家人名下。根據這項法律,韓國檢方搜查了全斗煥個人及親屬的十七處場所,並沒收高價的字畫及收藏品。此外,全斗煥藏匿於美國的一二○萬美元的資產,被美國政府沒收,並退還給韓國政府,最後迫使全斗煥的長子不得不向全民道歉,並承諾繳交一.六四億美元的巨額罰金。

    從韓國看台灣,當陳前總統因龍潭購地收賄案、陳敏薰買官案及海外洗錢等案被判刑二十年後,他的政治權威早已崩壞;但是,許多民進黨和深綠群眾仍把他當成神主牌,崇拜不已。陳水扁保外就醫後,他居住的「人文首璽」大廈人馬雜沓,朝拜者川流不息。這顯示,民粹鬼魅仍籠罩台灣,忽寬忽緊的司法究責似乎無法摧毀他的形象。

    尤有甚者,許多扁迷不斷宣稱陳水扁是清白的,是遭到國民黨的「政治迫害」,對於他在海外洗錢的龐大資金卻裝作若無其事,彷彿阿扁所涉的十多件弊案在他保外就醫後就能煙消雲散。這除反映台灣民眾之可欺,也暴露台灣的司法易隨政治搖擺,對貪瀆欠缺追究到底的力量。

    陳水扁曾經說他是一個罪人,然則,在他保外就醫之後,我們倒要問:有多少人清楚認知這是一個經司法定讞的貪汙瀆職犯?又有多少民眾堅持要追討他的海角七億?

    http://udn.com/news/story/7338/636572